曹远征:要让农民工能在城市定居
2020-11-26 10:20:54

曹远城市因此我并不建议每家机构都在它的母体里面进行全员洗脑式的转型。

交流、征要讨论继而推动产品改良,魅族社区存在的最大价值逐渐消失,而某种意义上,它曾作为人才“发掘地”的存在感也不复存在。当初,让农李楠以笔名“KKK”撰文,让农其撰写的《iPhone 可有设计哲学?》一文,偶然被转到了魅族社区中,被黄章读到。黄章遂邀请李楠加入魅族,李楠从此成为了魅族的中坚力量;魅族前营销总监华海良最初的职务,也不过是魅族的论坛版主,由于版主当得好,被黄章一步步提拔,最后成了营销总监。

曹远征:要让农民工能在城市定居

可惜美谈终究没能成为美谈。在魅族的大事记中,民工包括为魅族带来无上荣耀的Flyme系统的UI设计总监、民工为MX2带来巨量销售的营销总监等人,在混乱的内部治理和争斗中先后辞职。好不容易等到黄章归来,却是大将出走、情谊散尽。或许,定居对黄章来讲,现在的魅族社区只是一个仅剩社交功能的平台罢了。“小厂”魅族:曹远城市挖角、裁员、离职…

曹远征:要让农民工能在城市定居

2019年,征要一位知名数码博主放出了一张截图,征要内容显示,魅族的一名员工透露OPPO、vivo等公司用两倍的年薪挖走了他们Flyme至少2/3的人。当时的魅族工程师洪汉生跳出来反驳,称“老曹回来了、高爷回来了、张指导也回来了、涛哥也要回来了,我们会用心做好系统不负大家的期望”。洪汉生未必不知道风暴即将来临。2018年年底,让农杨颜的离职已经让Flyme几乎停滞,让农李楠和黄章之间的矛盾越发明显,出走创业似乎是迟早的事,而伴随着高层动荡,整个公司员工都处于一种摇摆不定的状态。

曹远征:要让农民工能在城市定居

果不其然,民工李楠离职后,民工魅族的“离职潮”和“裁员潮”开始发酵,不少媒体争相报道,魅族裁员近30%之多,而且大部分线下门店都将关闭,一个省最多留五六家门店。

从2017年的4300余人到2018年的3000余人,定居再到2019年其人数仅为1694人,定居再优化500余人,魅族整个公司剩下的不过千人。通过“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等平台,我们也查询到魅族的基本信息中,员工规模为900-999人。淘宝电商玄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曹远城市“直播电商绝对不是一个流量生意,关键在于能不能为商家和消费者提供价值。”

在抖音切断淘宝外链不久后,征要玄德也公开表态,征要“如果电商这么容易做,阿里这么多年白干了。”在阿里看来,相比于可快速崛起的内容产业,电商生态的建设,并非一日之功。抖音并不否认的这点,让农所以:补货和打造顶流主播只是第一步。

做好电商,民工完善用户体验是重中之重,民工这种体验包括:客服、物流、售后等方方面面,而不止是“搭个台子”,简单地让商家借助“明星/达人/主播”的影响力,将货卖出去。为了辅助用户更好地做出购物决策,定居10月,定居抖音针对小店商品上线了“带货口碑分”,分值是通过创作者带货商品评价、售后、投诉等综合计算得出。据了解,带货口碑分也将影响到主播/商家的流量获取。

(作者:运动垫子)